咕咕咕咕哒哒哒

一起看夜光手表啊

枫叶 (小甜饼,一发完)

ooc是我的。

     酒吞拾起一枚枫叶的时候天边正好晚霞,于是映得枫叶更红,连着红了他的半边手掌。此刻茨木正好在一旁瞧着,见状嘟囔了起来,“吾友是又想起那个女人了吗?为了一个女人堕落岂是鬼王风范……”

     话未说完,便被抓着角拎了过来,还未反应过来,一片枫叶便贴在了断角处,白发大妖懵圈似的看着鬼王,酒吞却撇了撇嘴,“又在瞎说什么,分明与你的角更配。”

    话说的不明不白,白发大妖倒是把嘴咧到了耳朵根,一把拽住鬼王的手,一脸感动,“吾友终于放下那个女人了吗,吾友这是要重临鬼族的巅峰啊!!!……”

     酒吞看着眼前晃悠着的白毛,抑制住去揉一把的冲动,又撇了撇嘴。

    妈的,可爱死了。

    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还在滔滔不绝的自家鬼将,酒吞慢悠悠的转身,一边状似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“走了,烦死了。”

    茨木听话的乖乖住了嘴,顺手将断角上的枫叶取下,手碰到耳尖时,倒是被上面的温度吓了一跳,怎么这么烫啊……啊!一定是被吾友的霸气震憾了吧!

    茨木又习惯性的想夸耀起鬼王,忽的又想起酒吞刚刚的话,于是美滋滋的在心里又夸了起来。

    他们身后,影子叠成了一片,晚霞愈加鲜红了起来,枫叶也愈来愈红。






枫叶林里,红叶:妈的死gay。